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阿尔卑斯山麓水城安纳西

2022-12-07 12:47:34 287

摘要:在日内瓦出差,周末游的首选非法国小城安纳西莫属。两城相距三四十公里。交通工具可以选择火车、走高速的直达客车、或者走公路并有十来个中途站的普通客车。后者的沿途风光更佳,也更便宜(去程12.5瑞士法郎、返程10.5欧元),但比直达客车要多花一小...

在日内瓦出差,周末游的首选非法国小城安纳西莫属。

两城相距三四十公里。交通工具可以选择火车、走高速的直达客车、或者走公路并有十来个中途站的普通客车。后者的沿途风光更佳,也更便宜(去程12.5瑞士法郎、返程10.5欧元),但比直达客车要多花一小时。

车从日内瓦开出不远,就经过早已废弃不用的瑞法边境检查站。因为没有预作准备,来不及取出相机留下纪念。边境检查站并不引入注目,其设施包括类似于高速收费站的小岗亭、以及路旁若干涂有红白色条的水泥拒马。估计在曾经使用的当年,过客也无需下车出关进关办理繁琐的过境手续。在弹丸之地的欧洲,阿尔萨斯和洛林曾被法德两国争来抢去,日内瓦也曾在法瑞两国之间划来划去。估计当地居民对国家的归属感不怎么强,欧洲共同体的逐步统合也正因此而得以实现。

印象中,国界大多设在界山或界河上,这里却不然。日内瓦和安纳西之间的边关位于平原,而两城之间的山梁却在离边关很远的法国境内深处。上午八九点钟,山间云雾缭绕,坡顶可见云瀑自山口缓缓漫下。一路所见多为缓坡,山上树林草地层叠青翠,雾气中阳光下偶见村屋奶牛。

对比欧洲,中国的人口众多在人类繁衍和征战的历史进程中曾经占尽优势,但在今天已变为对地大物博的极度开发和消耗。想不通的是,身处低人口密度环境的马尔萨斯能推出人口论,咱这高人口密度国家的四个伟大怎就那么相信人定胜天?

水城水景

安纳西是个水城,被誉为阿尔卑斯山麓之威尼斯。但在围绕老城转两圈后发现,夹在城内临河建筑之间的其实只有一条半河道。城外有湖有山,据称湖水源自阿尔卑斯山上融化的冰雪,因此水色清透,水质纯净。因为城外湖比城中河更接近水源地,河水与他处不同,并非流入湖中,而是从湖引来,流入内地。

水城首景数船屋

这个造型别致的船屋,称得上是安纳西的首景。船屋四面环水,坐落在水城小河靠近湖口处,曾被用作为堡垒和监狱。

河边闲坐聊今古

水城河畔楼景。前方中部建筑为船屋的背湖一侧,右侧的楼房临河而建,左侧的沿河窄路上摆着一长溜的咖啡茶座。近景的栏杆属于跨河小桥。

映水红花成双份

沿河小路又一景。河边建筑与其在河水中的倒影。

路旁绿树不孤单

在上图拍摄地点的反方向景观。

清早出门雾氤氲

上午九点前,沿河小路和桥梁上满是纪念品和杂物摊档。摊贩们很自觉,到点即收摊,为游人和咖啡座腾出空间。

午间开窗天碧蓝

这是水城内的另外半条小河,可能是后建的关系,沿河楼宇较为齐整。

小桥流水清见底

另半条小河的又一段。瑞士法国常见类似图左凸出于堤岸或墙角的岗亭式建筑,不知是否为当地当年的城管值班处?

低坝流水源远山

水城主河道的末段。由图可见,河水是从山边湖中倒灌流入平原的。

白羽乌掌拨清波

侧逆光拍摄的湖畔天鹅,羽翼晶莹剔透。焦距120mm,光圈F/8,快门1/500s,曝光补偿+0.5档。

群鸟逐食尽空巢

11月初,湖畔大树秋叶尽落,枝杈上显露出众多鸟窝。也不知夏日叶茂时,小鸟是如何识别路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远山近水染天蓝

城边的湖光山色。山青草绿,天蓝水碧。

屋宇城堡

作为旅游城市,安纳西的楼面粉饰和盆花摆放可能有市政当局的刻意布局。但是,门店摊档均自百花齐放各具特色,全然不同于国内旅游小镇令人乏味的百店同质同面及四处烤肉熏烟。

山侧空濛宜修道

占据最佳地势的,多半是教堂或修道院。湖边水汽大,顺光时还算清澈,一旦逆光就难免雾色。

高地城堡需仰观

安纳西城边山坡上建有城堡。下二图为同一城堡的两个侧面分别在当地时间上午11点半和下午2点半所拍摄的阳面与阴面。同样的石墙,前者泛黄,后者显灰。

石楼块垒堪耐久

欧洲的老旧楼房墙面,有的用打磨好的大块方石堆砌,有的用杂乱不规则的小石块拼接。几百年用下来也不拆了重建,这不影响GDP数据和官员业绩吗?

绿茵掩墙居自然

建筑墙面上攀满爬藤植物。绿色环保底下,不知潜藏着几多蛇虫壁虎,害我外人都替屋主操闲心。

红叶橙紫色变幻

两分钟内在不同侧面对同一小楼所拍摄的三幅照片,藤叶因角度不同而色彩各异。不解因由,留此存照。

盆花簇簇引客来

在一家三明治铺子用餐时曾问店主,门前花木是随意自栽的,还是统一布置的。据其回答,均为市政投入统筹共建的。

山岩树影

旅游最好在合适的时间,去到合适的地点。春花不经赏,秋叶最耐看。

水杉巨高街边留

百度百科称:银杏为中生代孓遗,有活化石之称;一处说仅浙江天目山有野生树木,另一处说从东部平原到西南山区均有古树;又说国外的银杏都是直接或间接从中国引入的;号称是亚洲城市中百年银杏最多的丹东,80年以上树龄的仅近千棵,而邳州称其百年大树有四千多棵,临沂则号称百年以上大树有二万八,这些大树数量的比较,当真可用作国内宣传所常见的伪最多不如吹更多之实证。十年前人称内事不决可问的百度,在谷歌被封杀后,怎一个混乱了得。

日内瓦的联合国欧洲总部内一标牌:银杏于17世纪发现自日本,并于19世纪移栽到日内瓦。路旁这棵银杏,胸径将近一米五,才一百多年就长成这样,真亏了这方好水土。

湖鸥轻巧落像首

安纳西本地可能没出过什么名人,唯一竖立的铜像是一位与拉瓦锡有交情的化学家。铜像后不远就是当地一大旅游景点之爱情桥(传说中曾在安纳西长住的卢梭与其资助者兼情妇华伦夫人邂逅的地方)。纵然卢梭是我认为最值得尊敬和遵从的思想家,但按平素习惯,仍未为此类故居遗迹留影。

湖鸥飞起的照片是见其落于雕像头顶后,守株待兔拍摄所得。焦距55mm,光圈F/4,快门1/500s,曝光补偿+0.5档。

秋来法国观红叶

瑞士法国一带水土好,植物密度不高,大树常见竖则挺且直,横则展得宽。这里作为背景的那棵弯曲细高、好似能验证历史之螺旋形发展的松树,诚然是个另类。

叶后山水几重色

环湖有步道。周日散步消闲者中,本地居民明显远多于游客。

赤橙赭黄风吹叶

印象中的最美红叶始终为插队落户时,门前对山上,青绿中渲染着紫红橙黄,夹杂在松杉之间的朵朵秋枫。最无趣红叶自然是北京香山那暮气沉沉的一片红。

飘飘洒洒满地黄

欧洲人力成本高,常见落叶散落树下,经日不见人收拾,不似国内老让环卫工人扫啊扫。后来在日内瓦看到,当地人用手持吹风机将落叶吹成一堆,然后一并收走,效率颇高。

叶不障目见远山

尝试将焦点聚在树叶的剪影上,令作为背景的山林民居略微失焦。不知观众的感受如何,希望有人能接受或认可此般略带怪诞的表现形式。

人物抓拍

卢梭崇尚自由,其教育主张包含思想自由和劳动实践。据说当时的王太子、后来被法国大革命砍头的法王路易十六就受他影响,学过锁匠这门手艺活。安纳西的孩子活泼能动,看不到家长惯护下的骄横发作,也几乎没见带眼镜的。

跌跌撞撞不怕摔

托儿所龄幼童在摇晃中维持脚划(非踏,车上无脚踏板)车的平衡。如果近期在国内见不到山寨版,那一定是因不适合娇儿惯宠的国情,而缺乏国内市场销路。

你追我逃灵巧快

姐姐追得快,妹妹躲得巧。小姐妹在追逐中灵活调头时的速度之快和转向之巧,罕见于国内的温室花朵。

纵横驰骋任我行

稍大点的孩子,独自环湖长途骑行的样子。

环顾四周我最帅

好漂亮的孩子,很自信的样子。

能者独踩飞火轮

二轮滑板跑得飞快。欧洲少见国内去年流行的适用于傻笨孩子的三轮滑板。难得一张成功的追拍,拍摄对象清晰,背景人物都随镜头跟踪移动而被拖散了。焦距190mm,光圈F/6.7,快门1/500s,曝光补偿0.5档。

学徒蹒跚慈母牵

国内孩子学轮滑,多由教练带班,家长则在旁零食闲聊。欧洲则不同,常见家长带着孩子同玩自行车、轮滑、甚至弯腰踩蹬二轮滑板。

幼童牵挂画美丑

女孩本来安分端坐,见有围观者端起镜头照相,多少有点扭动局促沉不住气了。焦距50mm,光圈F/5.6,快门1/45s,曝光补偿+1档。本来打算把焦点对在画板上,略为虚化画师及模特的,不知怎的没处理好。

美女自信鬼见愁

年轻时就认定鼻梁挺直者上档次。年初年末中欧南欧两圈跑下来见得多了,竟然出现审美疲劳。难怪西方人找的中国女孩好似细眼塌鼻者居多。

【本帖照片摄于2015年11月1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