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图卢兹-洛特雷克《她们》

2022-12-07 13:49:43 37

摘要:众所周知,19世纪末,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1864-1901]是巴黎妓院的常客。近期与他有关的特展中,也总是会谈及他与妓女之间的关系。可惜的是,展览中的解读往往相当肤浅,并没有深入...

众所周知,19世纪末,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1864-1901]是巴黎妓院的常客。近期与他有关的特展中,也总是会谈及他与妓女之间的关系。可惜的是,展览中的解读往往相当肤浅,并没有深入探究画家想要接近那个世界的真正动机与独到角度。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沉沦》 - 1895 - 私人收藏


当然,在他之前,已经有许多画家描绘过妓女。比如,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就曾创作过一个独幅版画[monotype]系列,展现巴黎妓院生活场景。以近乎疏离的方式,记录妓院场景:等待顾客时无所事事的妓女,穿着考究(但略显尴尬)的绅士,那些裸露的妓女,早已不再年轻,斜倚在沙发上,姿态相当暴露挑逗。德加想要向观众们展现妓女工作的无聊,一点都不性感,毫无品味可言,只是把身体当作商品。同时,画中也流露出对这些女人命运的些许同情。可以说,这些独幅版画中的戏谑,既朝向妓女,也朝向顾客。


埃德加·德加《严肃的客人》 - 1879 - 加拿大美术博物馆,加拿大渥太华


图卢兹-洛特雷克则完全不同。他小的时候生过一场病,影响了下肢的正常发育,因此成年后身高只有1.52米。因此,尽管他继续与家人保持联系(尤其是母亲),但在25岁左右时,他毅然决定远离童年以来的贵族环境[注:他来自一个贵族家庭],来到巴黎蒙马特高地,住在底层人民之间。从那时开始,他经常光顾妓院,寻找欠缺的温情。

1892年,他彻底搬到了一家妓院,就在rue d"Amboise路8号。住在妓院里,图卢兹-洛特雷克感到相当自在。搬进去不久之后,他曾写道“我终于找到了和我一样高的女人”。可见,残疾给他带来的痛苦不轻。

图卢兹-洛特雷克感到自己和妓女有着相似的境况。也许他认为,只有那些处于社会边缘的人,才能理解自己,而他自己,也能理解那些妓女的悲伤与凄惨。事实上,图卢兹-洛特雷克与那家妓院的妓女们之间,建立起一种相互理解的关系,没有互相利用,只有真诚的亲近。

卡巴莱舞厅歌手伊芙·吉尔拜尔[Yvette Guilbert,1865-1944]曾多次出现在图卢兹-洛特雷克的画中。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伊芙·吉尔拜尔》 - 1894 - 图卢兹-洛特雷克博物馆,法国阿尔比


在她的回忆录中,曾这样讲述图卢兹-洛特雷克与妓女们之间的关系:“他曾经给我讲,他住在妓院里,看着那里的交易,感受那些可怜人的情感痛苦,她们就像情爱的仆人。而他,是她们的朋友,有时也给她们出主意,但却从来都不会评判她们,他会安慰她们,就像她们慈善的兄弟”。

图卢兹-洛特雷克也曾经为rue d’Amboise路妓院作画。老板娘布兰西·德·艾格蒙[Blanche d’Egmont]曾委托他为那些女孩子们画肖像,放在主大厅里当作装饰。于是便有了一系列16张侧脸肖像画,根据法国肖像画传统,全都为圆章式。特意使用夸大美化的手法,毕竟,那是一个买卖肉体的地方。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昂布瓦斯路女人肖像》 - 1892 - 古典艺术博物馆,法国穆兰


与此同时,图卢兹-洛特雷克开始对妓女私下里的生活感兴趣,创作了许多作品,比如《床》和《吻》,能够看到这些女人之间的真正温情,以及为满足他人而工作一天之后的那些罕见快乐时刻。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床》 - 1892 - 奥赛博物馆,法国巴黎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床上:吻》 - 1892 - 私人收藏


德加与图卢兹-洛特雷克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德加只是去妓院而已,图卢兹-洛特雷克却在那里生活,与那里有着情感联结。因此,两位画家之间的作品有着天壤之别。

图卢兹-洛特雷克也曾公开展现过那些描绘妓院场景的画作,大多被私人收藏。

关于这一主题,最著名的当属石版印刷系列《她们》,描绘了巴黎几家妓院的妓女们,出版于1896年。

该系列一共10幅,外加封面。从风格上,很像是当时非常流行、影响了一大批艺术家的日本版画

出版商居斯塔夫·佩雷[Gustave Pellet]起初可能希望这个系列能像当时的色情版画一样成功。

希望落空。这个系列并没有获得商业成功。

封面上,妓女穿着长衣,随意解开头发,旁边的高帽,和一条白裙子一同放在衣架上,暗示着旁边有客人。加上标题和花押字签名,让人觉得,这个系列似乎是一种宣言。洛特雷克的作品完全没有任何性感和色情的成分。如果有,也只是不经意间的流露,完全没有任何激情成分。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她们:封面》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整个系列中,男人只出现过一次:第9张《穿紧身衣的女人》。就算是这一张,也与人们想象中的妓院场景相去甚远:客人穿着华丽[注:贵族和上层有产阶级也是妓院常客],但与妓女之间距离很远,两个人不说话,也没有建立任何人际联结。相反,两个人似乎都有些不耐烦,似乎要参加一个老旧、无聊的仪式,没有情感投入,双方之间都没有任何激情。此外,左边有一幅小画,萨堤洛斯正在接近水泽仙女[注:当时妓院经常有这种画]。看起来,这种似乎激发顾客欲望的努力完全白费。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穿束身衣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这些画中充满了忧郁感伤。处于社会边缘的女人们,似乎只能从独处中找到一丝慰藉,而这样的时刻,才是《她们》的主角。而且,几乎完全没有赤裸场景,这恐怕也是商业上失败的原因之一。

相反,画面上,这些在妓院工作的女人们,都在做着一些日常琐事:第3张《躺着的女人》里,女孩躺在床上,还盖着被子,但却已经醒了,抱着枕头,似乎在说根本不想起床。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躺着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第6张《照镜子的女人》中,女人刚刚起床,拖鞋还在床边,睡衣的一条吊带落下,头发散乱,明显是早晨。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照镜子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第7张《梳头的女人》,另一个女人,正在梳头,准备接待客人。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梳头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图卢兹-洛特雷克笔下的女人,通常已经不再年轻,在呈现时,既没有刻意色情,也没有刻意说教:他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展示她们的生活。

简而言之,自然而然。

第2张《拿餐盘的女人》中,出现了rue des Moulins妓院的老板娘[注:图卢兹-洛特雷克在离开rue d’Amboise路妓院之后搬到了这一家]朱丽叶·巴龙[Juliette Baron],手里端着早餐盘。床上是宝林[Pauline],也就是波波小姐[Mademoiselle Popo],吃完早餐,准备开始在母亲开的妓院中开始一天的工作。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拿餐盘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在《她们》中,图卢兹-洛特雷克带着读者们走上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旅行,远离聚光灯,远离情色,远离时尚,远离优雅宴席,远离无忧无虑的聚会——与那个时期的许多作品不一样,与人们想象中19世纪末的巴黎不一样。

他只是想要向我们展示这个世界最悲伤的一面:在快乐与笑容背后的那些女人,被迫出卖自己,被他人当成工具,但是,她们同样值得友爱的目光,值得温柔的问候,而不是同情怜悯。她们的朋友很少,但图卢兹-洛特雷克就是其中一个,一个对她们真诚以待的人。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坐着的小丑》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澡盆边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洗浴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床上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躺倒的女人》 - 1896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美国克利夫兰


本文摘自意大利文报刊Finestre dell"arte,原作者Federico Giannini。潘特西蕾的艺术文摘已获得授权将其翻译为中文

关于潘特西蕾的艺术文摘

Penthesileia,寄生在意大利/法国泛艺术史类纪录片、书籍、报刊上的野生翻译菌。
每日更新
每周六主题:绘画流派微系列 | 以最简短文字介绍21个不可不知的绘画流派
所有中文文字版权均为潘特西蕾的艺术文摘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