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945年5月8日,盟军在兰斯接受德军投降,斯大林说:这一次不算数

2022-12-07 13:32:15 360

摘要:1945年5月5日,德军弗里德堡海军元帅乘飞机赶往盟军司令部兰斯。飞机在中途遇到了大雨,空中能见度很差,只好在布鲁塞尔降落了。弗里德堡海军元帅乘车赶到兰斯,见到了盟军参谋长史密斯将军。他说:“史密斯将军,我向您保证西线德军将全部放下武器,向...

1945年5月5日,德军弗里德堡海军元帅乘飞机赶往盟军司令部兰斯。飞机在中途遇到了大雨,空中能见度很差,只好在布鲁塞尔降落了。

弗里德堡海军元帅乘车赶到兰斯,见到了盟军参谋长史密斯将军。他说:“史密斯将军,我向您保证西线德军将全部放下武器,向盟军投降。”

史密斯将军一脸正色说道:“东线德军也必须马上放下武器,否则不考虑谈判问题!”

“这……这”史密斯将军急出了一头汗:“我只能代表西线,东线是邓尼茨的管区。”

“那就叫你们的邓尼茨派人来。”

“我马上赶回去报告。”

5月6日,约德尔将军赶来了,他见到了史密斯将军之后说:“我代表邓尼茨提出请求,我们东线德军要求向西方投降,我们不愿意向苏联人投降。”

史密斯将军给艾森豪威尔将军打了一个电话:“将军,他们提出东线的德军也要向我们投降。”

艾森豪威尔一听十分生气:“这是不行的,那样苏联人就会以为我们和德国人单方面谈判了。你告诉德国人,从今天午夜起48小时之后,我们就封锁西部前线,一个德国人也别想过去,他们不想签约也行,让他们等着吧!”

听了艾森豪威尔的话,约德尔将军大吃一惊,马上给邓尼茨发了一封电报。

邓尼茨收到电报后,马上回电:邓尼茨授予你全权根据已经确定的条件签约。

5月8日凌晨2时,投降仪式在兰斯的职业与技术学校举行。这是一座三层楼,楼内是盟军的司令部,作战室有30多平米,不是很大。签字用的桌子,是老师批改学生作业的大台子。

史密斯将军站了起来,他问约德尔将军:“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

这时,艾森豪威尔的副官布切尔上校匆匆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拿着两支钢笔,一支是派克金笔。一支是铱金笔。这是美国名笔集团派克专门为这次仪式赶做的。可惜的是这次仪式后来不算正式的了,让派克集团大失所望。

约德尔将军在前两份文件上签了字,史密斯将军代表盟军最高司令部,苏斯洛帕罗夫将军代表苏军最高统帅部在上面签了字。

这时,时针指向1945年5月7日2时41分。

约德尔将军双眼泪水模糊地说道:“将军,随着这一签字,德国人民和德国武装力量都交到了胜利者手中。在长达5年的战争中,两者所得到的成就和遭到的痛苦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多。在这个时候,我只能希望胜利者对他们宽尺为怀!”

他的这番话后来遭到苏联人的反对,难道苏联人民遭到的痛苦比德国人少吗!

签字后,史密斯将军带着约德尔将军去见艾森豪威尔将军。

艾森豪威尔将军问约德尔:“你对投降书上的那些条款,都弄懂了吧,可不要理解错了。”

“将军,我都懂了。”

“你的责任,还要负责东、西两线的德军分别向盟军和苏军投降。”

“将军,请放心,我一定照办。”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对约德尔将军一再交代呢?

这里面是有原因的。那就是5月5日,他就打电报给安东诺夫大将,安东诺夫大将回电说:“尽管邓尼茨提出了投降,但他还是下令东线德军仍在和苏军作战,所以投降书的用词要注意准确。”言下之意是对这个时候签约投降不同意。

5月6日,艾森豪威尔将军将投降日的决定,报告了杜鲁门总统。

为了不使斯大林感到不高兴,他决定给斯大林拍一封电报。

克里姆林宫斯大林办公室。斯大林正在看着苏德战场的战报。战争就要结束了,柏林的守军已经放下了武器,可是到了5月6日,还有一大批德军向苏军发动了进攻。这还不算,东线的 德军全都逃往西线,不愿意向苏联人投降。看来这背后有人在搞鬼。

几天之前,斯大林接到了朱可夫的紧急电报:西线英军部队接到了蒙哥马利的一道命令,让德国士兵大量进入西线投降,并不收缴武器。

来自英国国内的消息说,丘吉尔在一些公开场合,已经提出要和苏联打一场新的世界大战。

斯大林沉思着,看来这个好战分子,还没有打够,可是英国人民能答应吗?这就很难说了。

这时,安东诺夫走了进来:“斯大林同志,刚刚收到的杜鲁门总统的电报。”

“读一下吧。”

“转去艾森豪威尔将军本日发来的关于宣布投降时间的电报。假若您同意,我将在艾森豪威尔所提出的5月8日华盛顿时间上午9时宣布投降消息。”

斯大林听到这里,火不打一处来:“为什么要放到5月8日,为什么要按华盛顿时间?这件事应该由我们来决定,我们是战胜德国法西斯的主要力量。他们可以搞,但那不算数!”

斯大林抽了一口烟斗,吐出一口烟之后又说:“不能让步,一定要按我们的意思办。明白吗?安东诺夫同志。”

“我想这是一轮新的竞争,对世界的重大问题,苏联要保持自己独立的看法。”

“是的,正是这样!给杜鲁门总统回一封电报。”

5月7日,杜鲁门总统收到了斯大林的电报:

杜鲁门总统看了斯大林的电报,心里也是老大的不快,不过他马上就想到自己刚刚掌权,必须要注意搞好和苏联的关系。对斯大林能让就让一点。

他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丘吉尔首相。

“为什么要改变,我们不同意改变,就放在5月8日,别看就差一天,这可是谁说了算的问题。”丘吉尔马上就发火了。

杜鲁门马上就联想到了,两天之前他秘密给英军蒙哥马利元帅发了一封电报,让他加紧收罗德国部队,武器也要保存好,准备和苏联打一场世界大战。

杜鲁门总统听到这个消息,直皱眉头。他心里明白,如果英军和苏军打起来,美军肯定要站在英军一边,那肯定是一场新的战争。

盟军司令艾森豪威尔告诉他,蒙哥马利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虽然他是英军的元帅,但头脑简单地如同孩子。而丘吉尔战前就以强硬反苏出名,战后他会变得更强硬,美国不能受他们的影响。言下之意,就是这两个人惹了祸,最后还要我们出来收拾。

想到这里,杜鲁门便拿定了主意,对斯大林不能太强硬。

“阁下,我们改变一下时间也好!”

“这个斯大林,什么都自己说了算,太过分了!”丘吉尔首相尽管气呼呼地,可还是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同意了。

5月9日在柏林重新进行投降签字的决定,传到了盟军最高司令部。

艾森豪威尔将军表现出了特有的大度,尽管不少将军表示坚决反对,艾森豪威尔还是马上给朱可夫回了电报说,他将亲自去柏林出席签字仪式。如果天气不好,飞机无法起飞,将由英、美两国驻莫斯科代表团团长代他前往柏林。他的这个态度,总算让苏联人感到比较满意。

同时,最高司令部指派特德空军上将作为艾森豪威尔的代表,率领由斯帕茨将军、斯特朗将军、布尔将军、德拉特尔将军和巴勒将军组成的代表团去柏林。

德军代表有凯特尔陆军元帅、弗里德堡海军元帅、施通普夫海军上将。

柏林市中心已经让战火烧成了一片废墟,很难找到一处完好的建筑物。最后只好选在了郊区。这里是柏林军事工程学院。

大厅里摆上了一只长条桌,上面摆着美、英、苏三国的国旗,另一侧是投降国德国的国旗。

到了下午4点。朱可夫的政治助理维辛斯基从莫斯科赶来了。这样,签字仪式才正式开始。

仪式由朱可夫主持。他首先请备战胜国的代表入席。

元帅和将军们全都身穿笔挺的军服,军服上挂满了勋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军乐队奏起了《胜利进行曲》,记者的闪光灯亮成一片……

突然,法国将军德拉特尔惊叫起来:“没有法国国旗!没有!”

众人一看,果然没有。全都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停下,停下……重新开始……”朱可夫对德拉特尔说:“对不起,这是一个小小的失误。”

苏联的工作人员,马上去制作了一面法国国旗,摆到了桌子上。

朱可夫又站了起来:“现在开始……”

德拉特尔走到桌子面前,看了看那面法国国旗,突然又叫了起来:“这不是法国国旗!”

法国的三色旗由于拼错了地方,变成了荷兰国旗。

众人这一次再也忍不住了,全都笑了起来。

朱可夫脸色铁青,他不明白指挥打仗的时候,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可是搞这么个仪式却出了这么多的漏子。

正确的法国国旗终于摆到了桌子上。

可是,马上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法国将军德拉特尔接到了戴高乐将军的命令,一定要在投降书上签字,不管以什么形式。

当德拉特尔准备签字的时候,美国将军斯帕茨说:“如果德拉特尔参加签字,我也一定要签!”

朱可夫说:“我认为法国作为证人,德拉特尔将军没有必要再签字了。”

美国的特德将军说:“不,法国应该签!”

朱可夫也不遑多让地说:“已经有了盟军代表了!”

“可是,盟军为主的三个国家是美、英、法,加拿大可以代表,别的少哪一个也不行!”

这时维辛斯基出来调和了:“法国可以签,美国的斯帕茨将军就不要签了!”

“不,一定要签!”斯帕茨将军喊了起来。

朱可夫用力一拍桌子:“不签,都不能签!”

特德将军也火了:“阁下,苏联是一个国家,可盟军是三个国家的军队组成的!我是代表盟军,而斯帕特将军是代表美国。”

“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

“什么叫没有必要,你说总要有一个名字来代表四千万法国人吧,总要有一个名字代表一亿四千万美国人吧,这就是合理的!”

德拉特尔将军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他指着天花板说:“如果不让我签字,我回到法国就要受到绞刑,全法国都要骂我,那我就只有吊死在这里了!”如果这时他手上有一支枪,他肯定会拿出来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的。

朱可夫完全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特德将军的外交经验多一点,他说:“我们是不是喝一点伏特加酒,那是苏联最好的酒,我们就用这种酒来庆祝胜利。”

朱可夫听了这话很高兴,这是给苏联一个面子。众人这会儿不吵了,将军们退下去喝酒,并一个劲地夸这是好酒。

这时维辛斯基在朱可夫的耳边说了几句,朱可夫点头表示同意了。

朱可夫说:“我提议德拉特尔将军和斯帕茨将军,作为主要的见证人签字,可以签在主要签字人的下边。”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朱可夫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打仗不难,外交真是不好干啊!”

朱可夫第三次宣布签字开始。

朱可夫问德军凯特尔元帅:“你们已经做好了签字的一切准备了吗?”

“阁下,德国已做好了准备。”

凯特尔元帅第一个代表战败国签字,他走到签字台前,戴上了单片眼镜,将元帅手杖放到了一边,哆哩哆嗦无可奈何地签上了字。

接着是朱可夫元帅很正规地写上了他的名字。

特德上将的字签得龙飞凤舞一般。

轮到斯帕茨将军和德拉特尔将军了,他们两人为了签字可以说争得死去活来,可是马上签字了,这才发现他们两个都没有带笔。两人全僵在那里了。

德拉特尔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早就做好了签字的一切准备,可就是没有准备笔!”

“好像我忘了今天要用笔!”斯帕茨也说了一句。

到了5月13日,盟军的鲁克斯将军找到了邓尼茨元帅。

“元帅,我通知你,我将下令逮捕凯特尔,由约德尔代替他指挥。”

“为什么?”

“因为他工作不利。”

趁这个机会,邓尼茨说:“德军已经宣誓,听从我的指挥,应该给我更大的权力,特别是食品、燃料的发放。”

“那是不可能的!”

德军司令部常常为了指挥权问题,争得不可开交。约德尔在无奈的情况下说:“大家都别争了,等着我们下上几个蛋之后,便很快会被扔到鸡汤中去的。”

5月23日,鲁克斯将军接到了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命令。命令指出,不知道为什么要让邓尼茨这个自称的德国政府到处活动。马上逮捕他们,还有德军总参谋部的全体军官。

鲁克斯打电话把邓尼茨、约德尔和弗里德堡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向他们传达了这道命令。

“我们还可以工作。”邓尼茨说。

“现在停止了。”

他们被看管起来,继而被送到德国的一个战俘营。在路上,弗里德堡元帅服毒自杀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